据说贾平凹有块金香玉


(2021-03-01)


作家贾平凹曾经有过一块闻起来带香气的玉——金香玉,他专门作文对这块金香玉做过详尽描述。建国后的首块金香玉于七十年代末,由陕西汉中一老农在山野偶然发现,携玉返家时由于沉重不便错过了一辆车,恰好他错过的车辆在前方出事故翻车,受伤者无数,老农更加确信此物为宝。古人有献宝于皇帝的传统,陕西老农有古风,于是效仿古人向当时的国家领导人华主席寄去一块。贾平凹在乡间采风时遇到过这位老农,老农知道来的是作家,也锯下来一块相送,以示对文化人的敬重。后来贾平凹日夜佩戴,直至有次在朋友聚会时,被提及此玉,取下传递着嗅闻,接手时不慎落地玉碎,举座大惊,一时寂然无声,贾平凹闭着眼伸出手指比六,并如念咒诵经一般地喊道:六块,六块。捡视果然是六块。于是按照主人的意思,在场人每人分得一块。玉有仁德,即使玉碎也成人之美,分配公道。贾平凹是我敬佩的作家,我最早是从他的这篇文章中,得知世间真有自带香味的玉石,在我世界观建立之时又添加了一块瑰丽砖瓦。同时也明白了两个道理:1君子无故,玉不去身,古人诚不我欺也。2宝贝过人不过手,最好在桌上放好了下一个人再拿,古玩行的规矩,是经验教训的总结。
有缘得见

念念不忘,自有回响。后来我果真见到了金香玉。是在古玩城门口的地摊上,和太湖石,上水石,等观赏石放在一起,一坨坨的不规则形状,有的和词典大小,有的和西瓜大小,整体呈不均匀的褐色,为什么说不均匀,是因为有的地方颜色深、有的地方颜色浅,有很强的晶体破碎感,就像一大块碎冰被浇了一杯咖啡,有些地方渗的咖啡多,就是深褐色,有的地方渗的少、颜色浅。说实话,形象并不好看,说是玉有点勉为其难,怪不得有“有眼不识金香玉”的说法,辨金香玉有眼是不够的,是靠鼻子闻了才知道。这种形象的东西摆在摊上肯定有特殊之处,凭直感判断,应该是贾平凹所描写的金香玉。问摊主,说就是金香玉。迫不及待地去闻,一股很明显的巧克力奶油味,更具体地细分,是小时候吃的一种巧克力冰糕里散发出的巧克力味,这种巧克力味比着我们日常吃的可可脂巧克力多了一点兰草香,却缺少了可可脂所带的脂香。
忽然消失

我狠嗅了几鼻子,那味道难忘至今。二零一四年前后,又在南阳玉石市场上见过几次同样类型的金香玉原料,都是以原石形式出现,没有雕刻。一四年过后,即使很经常光顾各个古玩市场,也再没有见过金香玉,是一下子从市场上消失的,在和玉友喝茶闲聊时偶有想起,我都会问一句,是否知道有这么一种“金香玉”,见过的人极少,可见当初那些卖金香玉的摊主卖的并不好。

金香玉的硬度很低,和青田石接近,从原石表面能够看出来,搬运过程中的偶然磕碰,就能在棱角处留下白色粉末的印记,足矣见其软;原石缺乏整体感,支离碎裂地难以名状,足以见其脆。并非所有金香玉都是深褐色,品质上以深褐色为贵,另有橄榄绿色金香玉存世,与褐色同质,只是颜色不同。
香气成因,唯一解释,难以苟同

对于金香玉最难以理解的是他的香气成因,据所见不多的资料解释,金香玉是远古芳香类植物的化石。这种解释难以令人信服,理由有两点:第一,金香玉是蛇纹石和方解石为主,尚未在其中发现有机成份,而植物类香味必然以有机成分形式遗留。第二,金香玉原石没有丝毫植物形态,新疆缅甸等地的植物化石——树化玉,具有明显的植物形态,明摆的植物化石没有任何自带气味的迹象,如果说这是因为树化玉矿化程度太彻底,不能说明问题,那么再看煤炭和阴沉木,煤炭即使没有矿化完全,也不带香味。少量阴沉木,如楠木类,只有在锯开露出木质部分时,才有稍许楠木香气,前提是这种阴沉木碳化不足,木质有余,更接近木质。任何植物酚类物质都不可能伴随矿石形成经过地质单位的时间长度而不挥发殆尽。自然界有很多现象,难以解释,不知道就表示不知道吧。

版权所有:山东省德峋文化艺术品有限公司,备案号: 鲁ICP备2021004943号-1

金香玉文化研究

网站地图 | 技术支持:果然网络